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大医精诚系列九】奇迹,是这样创造的:记北大第一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医师周福德
日期: 2011-06-20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程思炜  商伟

【编者按】“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求含灵之苦……勿避险希、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唐代医学家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第一卷《大医精诚》篇对“大医”的界定,成为后世行医者的医德典范,也是北京大学医学部医疗系统所有员工所孜孜以求的从医境界。

近百年来,北医历史上涌现了无数“大医”典范。他们既有医者妙手仁心的行医风范,又有师者甘为人梯的奉献精神。为迎接北京大学与北医合校十周年和北医100周年庆典,充分展示医学部各学院及附属医院广大职工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全心全意为人民健康服务的良好师德师风、医德医风,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与医学部党委宣传部决定推出一批在教学、医疗、科研战线品德高尚、业务精湛的先进典型,通过宣传先进人物的风采,弘扬师德师风、医德医风,发挥典型示范作用为目的,进一步激发北医广大职工的光荣感和使命感,努力建设一支思想端正、业务过硬、作风扎实、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职工队伍

 

奇迹,是这样创造的

——记北大第一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医师周福德

与其说是“采访”周福德医生,倒更像是与他面对面的聊天:不紧不慢,娓娓道来,说话间时不时地露出他标志性的、带着酒窝的微笑。聊天约在一个下午,地点就在他的办公室:十平方米的房间,一张办公桌,一张茶几,一对沙发,墙上挂着的是患者送来的一面面锦旗,靠墙的柜子里整齐地摆放着各种医学书籍,还有我们叫不上名字的仪器。周福德说,平时他就在这里办公,接待病人家属,“门口挂着我的名字,谁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就是。”

 
周福德大夫

周福德现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脏内科副主任医师,而这位身材高大、稳重谦和的中年医生的名字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媒体上。中央电视台、健康报等二十多家媒体都报道过他的事迹。屡被报道,不仅仅因为他是一名优秀的医生,曾获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医德标兵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内科优秀病房主任等荣誉,还因为他特殊的“援疆”经历和出色的表现。

坚守岗位:出色完成援疆工作任务

2008年,四川发生“5﹒12”大地震。9月11日,受中组部和卫生部的委托,周福德医生作为援疆干部赴新疆,担任生产建设兵团医院副院长,主管医疗业务。回想当初接受任务时的情形,周福德至今记忆犹新:“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8年7月4日。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呢?多年前,正好是党的生日——7月1日那天,我领到了医学博士学位证书。”

当时,周福德医生所在的北大第一医院肾内科的71岁高龄的王海燕教授与主任医师赵明辉教授已亲自奔赴一线。7月,余震未息,前辈的表率在前,周福德果断接受了任务。“71岁高龄的老教授都奔赴地震灾区抢救,让我援疆有困难吗,没困难!”

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医院,周福德开展了一系列学科建设工作:建立规范血液透析室;定期举行全院的临床病历讨论会,扩大医生的知识面,加强各科交流;参与危重症抢救会诊等。作为兵团医院医疗副院长,他带领医护人员定期进行全疆范围的巡诊,跨越八千多公里路程。那段日子里,周福德也曾真切地遭遇过生命的威胁。“有一次,我们去阿尔泰,当时是路面满是冰雪,车侧滑打横,险些出事。”

 
周福德在新疆

周福德所在的受援单位——兵团医院是兵团在乌鲁木齐市唯一的一家三级甲等医院,不仅肩负着促进当地发展的任务,并且具有重要的政治地位。2009年7月,“7•5”事件突发。当晚,周福德医生和其他医院领导赶到第一现场指挥组织救护工作,几乎彻夜没有休息。7月7日,距离事发地点仅1.5公里的兵团医院面临着受暴乱分子攻击的危险,他及兵团医院的相关领导又和医院男职工一起自发组成“护院队”,保卫医院。

“从窗户向外望去,就能看到往来的车辆,进进出出的是警车和救护车。”事件发生后,新疆与外界几乎失去通讯联系。“我们没有网络、没有短信,国际长途也断了。”这样的形势对于具备援疆干部与医生双重身份的周福德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考验,但他始终坚守岗位,沉着工作,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援疆期间,周福德还遇到过多次“前所未见过的困难”。一次,妻子工作时忽然发生大出血,独自一人到妇产科看急诊,直到他从新疆打电话时才知道她病情严重;周福德在妻子手术前一天返回北京,手术后第三天又重返新疆,赴南疆巡诊。岳母病危期间,周福德因工作繁忙也未能赶回家看上最后一面。

“心中有数”:千里转运病危产妇创造奇迹

谈到援疆期间最难忘的经历,周福德医生感慨说,“一定是抢救哈密重症产妇的经历,那真的是创造了一个奇迹。”

2009年10月31日,正值周末休息的周福德接到一个求救电话:哈密一位35岁产妇产后出现无尿、昏迷、贫血及血小板锐减等症状,生命垂危。当天下午3点,周福德由乌鲁木齐乘车前往哈密农十三师红星医院,晚上10点到达。经过相关专家的联合与会诊,周福德确定该产妇患的是“妊娠相关性溶血性尿毒症综合征”——一种死亡率高达90%的罕见病。确诊后的第二天,周福德返回乌鲁木齐。

11月6日,正在南疆考察的周福德再次接到病人家属的求救电话。面对家属泣求,他征得组织同意,立即赶赴哈密会诊。11月7日,周福德医生乘当天的第一班航班,从南疆飞往乌鲁木齐,然后换乘火车,于当晚6点终于抵达哈密。这一路,周福德长途奔波,换乘飞机、火车、汽车,总计1600多公里。

二次会诊后,周福德及时更改治疗方案,进行血浆置换。受制于当地的治疗条件,没有相应设备,周福德毅然决定采取“土办法”置换血浆。“人工加机器”,每次置换两个小时,每天一次,共成功置换了3次,终于使得患者病情得到缓解。

然而,刚刚松一口气的周福德又要面临着更大的挑战。为了增加挽救病人的几率,需要将病人及时转运到兵团医院接受治疗。火车、飞机等转运方案均被家属拒绝,只能使用救护车转运。但600公里转运路途遥远,途中又经过戈壁以及30公里10级风区,其风险之大、责任之重,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的。经过慎重考虑,周福德大胆做出决定:亲自随救护车转运病人!

“我们配备了专业的急救医生、护士,各个环节我都是有准备的。”周福德医生回忆说,“到达乌鲁木齐市时,不料又遭遇大雪,最后由交警开道才顺利达到医院。”11月10日,历时8小时,途径600公里,周福德一行终于将病人安全送至兵团医院,抓住了拯救病人的最后机会,并顺利为她实施了系统的治疗方案。如今,这位哈密妇女已重返教师岗位,也与周福德医生一直保持着联系。

“现在回想起来,在当时条件差、没有外力的情形下,确实相当危险。”周福德医生总结经验说,“创造了这样的奇迹,主要在于两点,第一是不怕苦,第二是敢冒险。”

除了援疆工作中的这次“奇迹”,周福德医生在平日工作里也曾多次“创造奇迹”,“将不可能变为可能”。有一次,医院内科里来了一位厌食症患者,1米7的个子,体重竟只有25斤。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没救的时候,周福德决定将这位患者收到肾内科进行治疗。经过全面细致的诊断和精心治疗,奇迹发生了:三个月后,病人康复了,出院时体重已达到100斤。

“医生工作辛苦、劳累,但我想我们追求的就是这种自豪感、成就感,创造可能。说大了,也是‘积德’,所谓厚德载物。”周福德医生这样阐释自己所创造的“奇迹”。

线上线下:严谨负责好大夫

敢于冒险、运筹帷幄,是创造奇迹的前提条件。然而,做医生,不仅需要在关键时刻“胆大”,更要做到“心细”,需要严谨负责的职业态度。

周福德医生目前主管两个病房,每个月内收治约150个病人。工作量大,责任重,他依然保持每周亲自六次查房的规律。星期一,主任医师病房;星期二,出一天门诊不查房;星期三,主任医师第二次查房;星期四,参与全科大查房;星期五,在治疗的“薄弱环节”,再次晚查房;星期六,主治医师查房;星期天,主任医师查房。“这样就可以保证我的病房每天都有高年资专业医生查房。”周福德医生还提到说,有的病人家属甚至问“周大夫有没有家呀”。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笑笑,还是那句话,“我们做医生的,追求的就是这种自豪感、成就感,将不可能创造为可能。”

“我平时都不离开北京,随时能到达医院。”周福德医生拿起桌上的手机,“手机每天24小时开机,绝对保持联系。我常说,医生的手机,就像士兵的枪,不离身,随叫随到。”

作为科室的副主任医师,周福德医生负责指导、培养年轻医师,管理团队。目前,周福德所培养的14位主治医师都活跃在临床、科研的前线。“主任医师相当于科室的高级指挥官;主治医师是骨干,是低级指挥官;住院医师工作在一线。”周福德介绍团队的角色分配。关于对年轻医师的传帮带,他有自己的独到经验——为年轻医师创造良好的环境。一是营造和谐的医患环境,处理好和病人的关系,保证年轻医师的工作条件,“让科室成为行医的天堂”;二是搞好关系网络,保持团队流畅的沟通体系。

“在肾内科,我们推行首问负责制,如果年轻医师工作中出现问题,就直接来办公室找我。”周福德医生尤其重视医疗服务,“我提倡的是‘三声’服务:来有迎声,问有答声,走有送声。推崇理解,病人可以生气,家属可以生气,但医生不要生气。”

周福德在病房为患者做检查

除了北大第一医院的这间办公室,周福德还有另外一处“行营”:网上“好大夫”在线门诊。同行中较早开辟网上门诊的他,每天在线半个小时解答患者问题。如今,在全国3000多名肾内科医生中,他排名第一,病人满意度最高,收到的表扬信也最多。

线上线下,周福德医生处理医患关系的高手。作为科室的医疗主任助理,处理工作中的各种小摩擦,甚至医疗纠纷,周福德都颇有心得。他多次为病人减免医疗费用,还推行过“欠款出院制”,欠款数目最多的一位病人出院时欠周福德10万元,后来按照“还款协议”全额归还。

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周福德阐述自己理解:“一个人做了,起到表率的作用;换句话说,你去做了,自然就有人跟着做。治疗中,投入越来越多,病人、家属担心,这样治下去有没有希望啊。我的答复是,走下去,只要坚持走下去,最后结果不会让我们感到遗憾。”这样的坚持,对于周福德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了,但对于每一个就医的病人而言,就是一个生机——一个等待奇迹出现的机会。

 

编辑:文尚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