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八旬北大教授坚守植物王国
日期: 2009-11-04  信息来源: 中国青年报

行走在北京大学校园内,汪劲武带着顶深蓝色的棒球帽,看起来只是一位身体硬朗的普通老人。

不过,一旦他在哪棵树面前停下脚步,就会有路人投来好奇的眼光——在他身后,一群跟随的学生会赶忙围上来,等着听他对这株植物如数家珍的介绍。

“你们闻闻看,这叶子有什么味道?”上周五,在这所学校未名湖南侧的一条小路上,这位生物系的退休教授顺手摘下一片圆形的叶子,折成两半,递给身边围着的人。

一名梳着小辫子的女生闻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想,摇摇头,把叶子又递给自己身旁的人。这几十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由他讲授的辨认植物活动。有的是来自武汉的学生,也有拿着《公务员考试习题集》、行色匆匆的路人被吸引过来。

叶子在人群里传了一圈,也没人分辨得出这种有些刺鼻的是什么味道。而汪劲武早已准备好了答案:“如果看到这样圆形的叶子,顶上还有个尖,并且不管叶子是绿色、红色还是黄色,揉碎了,里面能闻到独特的、有点像樟脑的味道,那么就能推断,这是漆树科、黄栌属的黄栌。”

这样信手拈来的答案,汪劲武已经“准备”了几十年。从1954年本科毕业留校任教起,他就开始四处辨认植物:“万一学生拿了什么过来让我认,总不能在课堂上被问倒了吧。”

一开始,这位负责讲授普通植物学的年轻教员,只在北大校园里四处看,遇到不认识的,就采回来,向老教员请教。后来,他又瞄上了北京郊县的山区。每逢暑假,他就背着用油布裹好的铺盖,去山里采集植物标本,然后辨别、整理。

尽管那个时候,他每天的午饭都只能吃馒头和咸菜,但他还是觉得“特别有劲”。唯一让他不舒服的,是在“大跃进”期间,他研究的植物分类学被认定“脱离生产实际”。那时,他不得不中断了研究,但心里却坚信,这门学科“肯定是有用的”。

好在,运动结束后,他的专业终于又被“正名”。接下来的几十年,他一直坚持去全国各地搞野外考察,即使在1996年退休之后,他也会领着北大生物系的学生进行野外实习。

甚至,因为老有学生拿着不认识的花朵和叶子来请教他“这是什么”,汪劲武又多了项新任务:每过几个月,他就会带领一群其他专业的学生,在校园里辨认植物。这个时候,他不仅要介绍植物辨认的技巧,还要向面前的文科生们耐心地回答,叶子长成什么样叫“对生”,什么样叫“复叶”。

对此,他总是乐呵呵地解释:“因为孩子们需要这些知识嘛。”

不过,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却面临着新的难题。近年来,随着对细胞、分子研究的日益深入,基因检测研究已经能更加深入地判定植物类群间的亲缘关系,人们对植物形态分类的研究也越来越少了。

但汪劲武始终觉得,这也不能成为忽视植物形态分类的理由:“总不能每见到一片叶子都鉴定一下基因吧。”

他曾看到一些科普读物,居然将用来榨取橄榄油的“油橄榄”和人们常吃的“青橄榄”混为一谈,或者将沙漠里的“红柳”误认为与“杨柳”同类。“要避免这样可笑的错误,即使在生产、生活中,中医也需要辨认草药,林业部门也需要辨认树木,这门学科也是有用的啊。”汪劲武说。

可他却很难有机会与别人讲起这番话了。这位82岁的老先生早已不再授课,近两年也不再带领学生到野外实习。他每天面对的,只是北大“植物标本室”的近4万份老植物标本。

在这间百余平方米的平房里,他安静地整理着那些有几十年历史的标本,偶尔也会哼两句《小河淌水》,或者《康定情歌》。

只有在有学生拜访时,他才会打开话匣子,聊聊如何辨认植物,聊聊自己的经历,并在最后用手敲敲桌子,转述一位老教授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再过一万年,这门学科也是有用的。”

 

编辑:碧荷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