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谢凝高:致力复兴山水文明的仁者
日期: 2010-03-10  信息来源: 中国台州网

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谢凝高就已初步实现走遍祖国名山大川的理想。(照片由本人提供)

——记中国世界遗产研究专家谢凝高教授

《“世界遗产”不等于旅游资源》、《风景区不能城镇化》、《中国世界遗产不应成为世界的遗憾》……在中国的世界遗产研究领域,有一位老专家,近年来一直不断地在报刊上发表文章,或是利用走进央视《百家讲坛》、《东方之子》、《实话实说》,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坛》和参加各种学术研讨会等机会,论述世界遗产、国家风景区的价值、性质、功能及其保护作用,苦口婆心地呼吁人们,“保护自然文化遗产,复兴山水文明”。他,就是温岭籍中国世界遗产研究专家、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谢凝高。

“雁荡是我师, 天下名山是我友”

“两派龙湫水,千峰雁荡云”,“雁去荡犹在,龙居山亦灵”……南宋时的温岭乡贤江湖派诗人戴复古留下了不少歌咏雁荡风景的诗篇。谢凝高教授也与雁荡山结下了不解之缘。谢凝高教授是温峤镇桐山人,这里与温岭邻县乐清境内的“寰中绝胜”之称的雁荡山,仅隔一乐清湾。小时候,大人们到雁荡山进香,谢凝高也跟着去。60多年后,他回忆说,“我与雁荡山有不解之缘,先后21次上雁荡,感触良多。”

“美景生情,以情激志,它启发我产生走遍天下名山大川的淳朴理想。考大学时,我选择了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入学后,到图书馆借的第一本书就是《雁荡山志》,以解对雁荡山求知之渴。当我学了专业基础课——地质学、地貌学、自然地理学、动植物学和历史地理学等以及野外实习以后,暑假回家,再上雁荡山,对我而言,雁荡不仅是触景生情的山水审美对象,而且我也以所学的自然科学知识,去解读神奇景观的特征与成因,同时,还从融于幽谷、洞府中的寺观庙宇和摩崖石刻中寻找其历史踪迹,使我对雁荡山的认识进入了科学、理性的领域。”

当谢凝高进入研究生阶段及留校任教期间,因参加全国性的各种规划与考察,所到名山大川,无不以认识雁荡山的模式去认识,入景入情,有如探访故友。至二十世纪60年代,谢凝高已初步实现了走遍祖国名山大川的理想,深感“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收获。

“江山之多娇,景观之壮丽,自然之奥妙,人文之丰富以及山水文化之博大精深,深深蕴藏于我的心灵之中,并时时浮现于脑际,其乐无穷。回想收获,真可谓:雁荡是我师,天下名山是我友。”谢凝高说,这个“师”也包括方山、长屿硐天等名胜。

钟情山水 知己泉石

谢凝高教授被同行誉为“当代徐霞客”,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谢凝高就已初步实现走遍祖国名山大川的理想。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他在《中国园林》、《建筑学报》、《城乡建设》、《规划师》等专业刊物上发表了许多风景学和自然文化遗产研究方面的论文,探讨风景美、山水审美等,可谓是“钟情山水,知己泉石”。

 1987年9月,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了谢凝高的代表作之一《中国的名山》。这本书比较全面地介绍名山的由来、发展、性质和分布,以及名山的保护和建设,按名山的类型分成花岗岩名山、岩溶山水、具丹霞地貌特征的名山、其他自然因素为主要成因的名山和历史文化名山,分组介绍泰山、衡山、黄山、天柱山、九华山、普陀山、雁荡山、阿里山等名山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并附有逼真的素描和插图。

“凝高的这本《中国的名山》,尽管和史坦普教授的《不列颠的构造与风景》在内容上不尽相同,但两书都是出自地理学者之手,都是力求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把有关本国自然风景的科学知识,介绍给广大读者。而凝高这本书,在各种自然因素之外,又特别阐述了历史文化对名山形成的影响。这就不仅仅包含着科学知识的内容,而且还渗透着热爱祖国大地的思想感情。再加上作者亲临其境和亲自拍摄的彩色照片,还有亲手绘成的素描,使这本普及性地理科学的读物,格外生色。”

1991年和1997年,谢凝高又分别在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和商务印书馆出版《中国的名山与大川》、《中国的名山大川》。

“仁者爱山,智者乐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991年,谢凝高的《山水审美——人与自然的交响》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列入北大艺术教育与研究丛书出版。该书以山水之美为中心论题,从山水美的特征、山水审美的发展、山水美的类型、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统一和山水探美的层次和途径分别展开论述,将山水审美分成由浅入深的三个层次,即“悦形”、“逸情”和“畅神”,并综合了美学、文学、历史、地理等多方面知识,重点探讨了黄山、泰山、峨眉、雁荡、西湖等著名山水景观。

探索风景科学

探访名山大川只是谢凝高的业余爱好,他喜欢去名山大川游览体验,欣赏风景,写生画画,学习自然科学和山水文化知识。1982年,中国建立了国家风景名胜区,风景科学的研究和人才培养也随之提上了日程,不少工科大学从园林专业扩大到风景人才培养。谢凝高以他对风景名山大川探访实践的体会和北大综合大学的优势,组织了与风景科学内容相关的26个专业的教授专家,于1984年成立了风景研究室,并任主任,招收研究生。从此,研究风景名胜区,从事风景资源综合考察和规划实践,培养专业人才,成为谢凝高专心致志的方向。

山水精神文化是中华民族对人类的伟大贡献与创造。谢凝高从中国天下名山的发展演变过程中所归纳的中国名山主要功能,是精神文化功能的结论,不仅受到国内许多同行的认同,也受到国外同行的赞誉。1998年3月,谢凝高应联合国教科文世界遗产中心之邀,到荷兰阿姆斯特丹参加“世界遗产全球战略——自然和文化遗产专家会议”,在会上作了《中国的名山——自然与文化的有机融合体》的报告,得到与会专家的高度评价。他发表的自然文化遗产是人对自然精神联系的内容,已增补进了《世界遗产操作指南》。受到会议的启发,谢凝高深感中国非常丰富的世界遗产资源,如何评价、申报、保护、规划、利用和管理等问题都是十分迫切的。他设想建立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在会议期间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主任冯德勒斯特先生的意见,他对此很支持。1998年12月1日,正式成立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谢凝高任中心主任。

该研究中心1984年开始招硕士生,1993年开始招博士生。为使教学、科研和规划实践紧密结合,谢凝高主持的风景区规划,都深入风景区进行资源综合考察评价与规划。

为了做好遗产的保护、保存、展示和传带工作,并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重视,谢凝高和遗产专家们一起建议国家设立“文化遗产日”。经国务院批准已正式设立“文化遗产日”。国家文物局为表彰他们为此作出的重要贡献,于2006年4月授予谢凝高“文物保护特别奖”。

保护自然遗产 复兴山水文明

据资料表明,我国已有22%的自然保护区由于旅游开发不当而造成对保护对象的破坏,11%的保护区出现资源退化现象。垃圾、水污染、空气污染正在成为一些生态旅游区令人忧虑的旅游负影响。还有一些生态旅游区大兴土木,引进、仿制、移植项目,用众多的城市化和商业化景观代替了具有多种生态功能的自然景观和文化景观,使生态旅游失去了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潜力,这是目前生态旅游区建设中亟待重视的问题。

作为一位研究世界遗产风景学的权威学者,二十多年来,谢凝高教授与同行一起,不断地呼吁停止破坏遗产真实性和完整性的开发行为。

1981年1月28日,国家园林局和黄山规划办公室邀请在北京的美学家、美术家、园林学家、地理学家就黄山风景区的总体建设规划举行学术座谈会。会上,谢凝高就对风景区建设性的破坏提出了警告,他说:“我国风景区现在面临一个新的破坏,即建设性破坏。由于研究不够,美学水平不高,在风景区搞了建设,结果是破坏了景观,污染了环境。这点特别要引起旅游部门的注意。”

谢凝高关注风景区建索道问题,起自二十世纪80年代初,许多著名的建筑大师们反对泰山建索道。1982年,我国建立了国家风景名胜区——中国国家公园。1983年,国家科委、计委和经委组织的一个大课题——《国家十二个重要领域技术政策研究》。谢凝高参加了建委系统的一个小课题——《风景区交通研究》。根据我国风景区特有的科学、美学和历史文化价值,对比分析国外国家公园交通状况,研究的结论是在我国风景区内原则上不能建索道缆车。《国家十二个重要领域的技术政策研究》获1988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谢凝高获“个人突出贡献奖”。

据谢凝高的一位韩国博士生韩相壹2000年—2002年对世界30多处著名的世界自然遗产和国家公园的考察,没有一处像中国一样把索道建到风景区、世界遗产地的山上,把旅游服务区建到风景遗产的山顶上。根据《泰山风景资源综合考察评价及其保护利用研究》和国务院批准的《泰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规定,“泰山中天门—岱顶索道,承载索使用期满(1999年),全部拆除,并恢复植被”。1992年,有决策者又违规在泰山新建两条索道。对此,谢凝高于1992年6月7日在《文汇报》上发表《泰山不能再建索道了》,指出泰山索道的弊端。随后,陈沂(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在《文汇报》上发表《保护泰山景点,不要再建索道》,文章说:“我觉得谢教授的文章讲得合情合理,至情至理,充满了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爱,也体现了他的爱国主义精神。所以我赞成,也同声一呼:泰山不能再建索道了。”

谢凝高认为,风景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建索道,是以破坏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为代价,损害其科学、美学和历史文化价值,为少数经营者牟取经济利益,是很不合理,很不科学的。

2000年8月10日,侯仁之、吴良镛、谢凝高、李嘉乐、孟兆祯、王秉洛、郑孝燮、甘伟林、张国强、罗哲文、黄庆喜、陈安泽、朱观海、熊世尧等14位专家学者在《中国园林》杂志上发表呼吁书《保护泰山,拆除中天门—岱顶索道》。

2004年6月世界遗产大会在苏州召开,为配合此次盛会,向大众普及世界遗产知识,树立世界遗产保护意识,中央电视台特制作两期节目,向观众详细介绍中国世界遗产的情况,突显中国世界遗产(自然遗产、文化遗产以及自然和文化双重遗产)的独特魅力。作为世纪遗产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谢凝高应邀在《百家讲坛》主讲两个题为《自然遗产的自然造化》和《双重遗产的双重属性》的报告。

在《双重遗产的双重属性》一讲中,谢凝高提出,为使遗产传至千秋万代,非下决心抢救不可,一切有历史责任感的决策者,应当肩负起复兴山水文明的责任。

情系家乡山海

作为从温岭走出去的著名风景学者,谢凝高教授对家乡山水有着深厚的感情。1998年长屿硐天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编辑出版《长屿硐天》一书时,请谢凝高作序,他欣然写道:“在我看来,长屿石板硐天,在全国同类遗址景观中有它特殊的代表性,要想合理地利用长屿硐天的景观资源,首先需要研究它的历史文化、地质科学和景观价值。这样开发利用也就有了依据。”

谢凝高请北大地质系魏绮英教授、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刘祚臣研究生,分别对长屿的地质概况和石板生产历史进行实地考察和研究,确定了长屿石板的生产历史,比较可靠的说法是始于六朝,并延续发展至今天。二是长屿石板生产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规模,取决于长屿的石板矿含角砾凝灰岩的独特地质条件,即该地层厚度大,构造活动少,完整性强。这种特殊的地质环境不是同类石矿都能具备的。

同年,温岭市政协编辑出版《温岭风光》画册,请谢凝高教授作序,他在序言中这样写道:

“家乡的山海林泉之美,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脑海,并萌发了我对天下名山大川的倾慕和向往。如今,我已实现了从事名山大川考察和研究的愿望,怎能忘怀家乡山水的启迪之情。……温岭的诸多风景名胜区,规模虽不算大,但品位不低,风采独具。如方山、南嵩岩之雄奇,长屿硐天之奥秘,小明因、门之清幽,石塘海滨之旷远,以及城郊石夫人之秀丽,其中不乏一流景点,很值得细细玩赏,细细品味。……温岭的风景名胜是一批珍贵的自然和文化遗产,它们不仅是游览观光、陶冶情操的胜地,而且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科学研究的场所。保护好这批风景名胜的自然原貌,维护历史文化的真实性,是保持其永续利用的关键。保护好了,世世代代的温岭人、中国人乃至外国人,都可从中获得精神文化上的享受,旅游事业自然也就兴旺了。”

1998年9月,市委、市政府把旅游作为一大产业推出,并把建设旅游经济大市作为立足点,成立了风景旅游管理局,对全市的旅游资源进行全面的调查,并邀请谢凝高教授为温岭编制长屿硐天、方山-南嵩岩等两个省级风景名胜区的总规和控制性详细建设规划。谢教授实地考察了一个多月后认为:必须站在世界遗产的高度来认识长屿硐天的价值。因为它不仅属于温岭、属于中国,而且是属于世界的、宝贵的、独特的文化遗产。

谢凝高还向国家建设部推荐方山—长屿硐天为第十批国家风景名胜区,并由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陈耀华副教授编制了方山—长屿硐天国家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

因怀念故乡,山清水秀,海阔天空,而为居室起名:“山海之堂”,并请著名雕塑家书法家钱绍武先生题写。钱老题曰:“山海之堂,凝高之居也,实为名实相副者也。”

 

编辑:碧荷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