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20世纪国学第一大学者王国维
日期: 2010-07-12  信息来源: 新民晚报

王国维像  



王国维故居内的书桌
 


王国维手书对联  

王国维(1877-1927),字静安,号观堂、人间,浙江海宁人。晚年先后任北京大学国学门通讯导师、清华国学院研究院导师,是20世纪国学第一大学者,20世纪世界学术史上的巨擘之一。

王国维4岁时母亲病故,自小家境不好。他5岁进私塾,阅读和背诵经书、古文、诗词。1898年初到上海,在《时务报》当书记、校对,业余到东文学社学习日语和数理化。23岁毕业后,罗振玉聘请他担任《教育世界》杂志主编,又先后介绍他到上海南洋公学(上海交大前身)、通州和苏州师范学校任职任教。同时,他通过英译本自学西方哲学史、美学史和康德、叔本华的经典著作《判断力批判》、《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等。辛亥革命后,随罗振玉流亡日本,定居京都,帮罗振玉当助手、抄写书稿。1916年回国,到上海,为蒋汝藻编写书目和叙录,为上海仓圣明智大学编学术刊物,受聘为北京大学国学门通讯导师。1923年应召北上居京,做溥仪的老师,为“五品”“南书房行走”。1925年起,为清华国学研究院导师。1927年6月2日投湖自尽。

对于王国维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缪钺评价说:“海宁王静安先生为近世中国学术史上之奇才。学无专师,自辟户牖,生平治经史、古文字、古器物之学,兼及文学史,文学批评,均有深诣创获,而能开新风气,诗词骈散文亦无不精工,其心中如具灵光,各种学术,经此灵光所照,即生异彩。论其方面之广博,识解之莹彻,方法之谨密,文辞之精洁,一人而兼具数美,求诸近三百年,殆罕其匹。”

陈寅恪认王国维是关系于民族盛衰、学术兴废的大师巨子,他的著作,“皆足以转移一时之风气,而示来者之轨则,为吾国近代学术界最重要之产物也。”更认为王国维的著述和学说,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王国维对古文字中的甲骨文、钟鼎文(金文)、先秦文字深有研究;精通《说文解字》等经典。精通十三经,熟读先秦诸子、古文诗词、二十四史和《资治通鉴》等。对西方哲学、美学、文学,有全面广博的基础,精通康德、叔本华两家,对尼采也有深刻体会。

王国维首创了经典性的治学方法:地下之实物与纸上之遗文互相释证的两重证据法,中西比较法,以诗补史法。

研究的学科极多:中、西文学、美学、哲学和文化学、教育学研究。此外还有西北边疆地理、民族学、图书馆学、版本目录学和敦煌学等等。他是敦煌学和甲骨学的开创者兼重要学者之一。成就最高的是中国文学、美学、古文字、历史学研究。

作为20世纪新史学开山王国维的最重要的三大论著:《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和续考,证明了《史记》对商朝研究的正确性,又据此推断《史记》记载夏朝的可靠性。《鬼方昆夷玁狁考》补充了《史记》的不足,对中国北方的匈奴民族史研究,做出无与伦比的重大贡献。《殷周制度论》论述殷商至西周的重大政治变革和文化转换,成就卓著,影响巨大。

他于1920年,即五四运动的第二年,在当时全盘否定传统文化、道德和崇洋迷外思潮弥漫的情势下,在致日本著名汉学家狩野直喜的信中预言:“世界新潮澒洞澎湃,恐遂至天倾地折。然西方数百年功利之弊非是不足一扫荡,东方道德政治或将大行于天下,此不足为浅见者道也。”已预见我们今日才认识到的中国文化将对世界产生伟大和深远影响的远景。

王国维的文学和美学研究涵盖诗词、小说、戏曲领域,是全面的研究,都有重大贡献。

他在《红楼梦评论》《人间词话》《宋元戏曲史》三大名著和美学论文中,阐发了自然论、天才说、古雅说、苦痛说、游戏说、意境说;悲喜剧论,论说了文艺鉴赏的三个层次、正确全面的美学功利观,并据此建立20世纪唯一领先于世界学术界的意境说美学体系。意境说是世界上唯一以中为主,中、西、印三美(中国、西方、印度文化与美学)皆具的美学体系。

王国维论述大学者、大作家和经典作品的标准和创作理路,对创作者和读者鉴赏都有巨大的指导意义。

一、首先是“三种境界”说——能够经历这三个境界,才能成长为大家: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晏、欧诸公所不许也。

二、大作品的标准,是有境界。《人间词话》将“境界”定义为:“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于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诗词皆然。持此以衡古今之作者,可无大误矣。”在《宋元戏曲史》写作:“何以谓之曰有意境?曰: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是也。”

三、大家之作需要“内美与修能”。此指诗人作家在思想境界即胸襟、抱负,性格、气质,与学养、技巧,前者为主和后者为辅,但两者都不能缺。

四、写出“以血书”的真感情和真景色:“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

五、对宇宙人生,要能入又能出:“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六、理想与写实结合:“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

七、壮美与优美的天才之作。

八、大诗人大作家应有悲天悯人式的真挚态度,甚至“担荷人类罪恶之意”的胸怀。

九、王国维所认定的大作家和大著作:诗人中的屈(原)陶(渊明)杜(甫)苏(轼)。词人中的李后主、辛弃疾、周邦彦等。对于《红楼梦》,王国维给的评价最高也最正确:优美和壮美兼具、壮美大于优美的天才之作,悲剧中之悲剧,宇宙之大著述。

十、大作家大学者的精神境界:经过三种境界的历练,如此艰苦创作和研究,“板凳要坐十年冷”,尝尽了孤独,充满了痛苦,那么,大作家大学者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岂非太寂寞,太艰苦了。不,恰恰相反,一个学者或作家诗人,达到大家的成就,就会充满了极度的自豪感和幸福感:“今夫人积年月之研究,而一旦豁然悟宇宙人生之真理,或以胸中惝恍不可捉摸之意境,一旦表诸文字、绘画、雕刻之上,此固彼天赋之能力之发展,而此时之快乐,决非南面王之所能易者也。”连王位来换也不要,不爱江山爱学术、爱创作。

实际上,我们即使没有大的创造,但只要有了一定的学养,能够欣赏大作家的经典著作,阅读大学者的精彩成果,这一生就已经非常快乐和幸福了。这是世界一流大学培养学生的目标。一个学习型的和谐社会,也应把人培养成会欣赏趣味纯正的文艺作品,有一种爱好,这样就至少使退休后的悠闲生活充满了乐趣。如业余戏曲演唱活动等。

王国维的著作有《王国维集》4卷本(周锡山编校,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选入其适合当今学者、读者反复学习和研究的全部精华,王国维著作中的热门和优秀作品全部收入,总结性地显示了这位中国现代学术奠基人罕与伦比的杰出成果。◆周锡山

 

编辑:碧荷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