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岳庆平:“抽象学理”与“具体建议”
日期: 2010-12-28  信息来源: 《民主与科学》2010年第6期

唐德刚先生在《论“转型期”与“启蒙后”》一文中,谈到“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时举了一个例子:他与老师胡适谈论胡适参政建言的经历时,直言不讳地说:“胡老师呀, 您提倡的抽象学理,无一不对;您所作的具体建议,则无一不错。”

如此看来,一是当时的政治文化环境比较恶劣,不乏无学理支撑和无科学依据的具体建议和瞎折腾的浮躁现象,否则也不会出现胡适所提抽象学理与所作具体建议的完全背离;二是胡适确实是恪守学理、唯书唯实和求真较真的学者,而不是察言观色、唯上唯利、擅长投机、睁眼瞎说和愚弄公众的政客、说客或幕僚。但反之,如果某位学者提倡的抽象学理无一不错,所作的具体建议无一不对,那么这位学者即使不是察言观色、唯上唯利、擅长投机、睁眼瞎说和愚弄公众的政客、说客或幕僚,也一定属于不学无术、随波逐流或急功近利之辈,而不是恪守学理、唯书唯实和求真较真的真正学者。

抽象学理要尽量与实际有机结合,尽量转化为具体建议,而具体建议要尽量与理论有点联系,尽量有抽象学理支撑,因为抽象学理和具体建议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都很重要。但不同的群体和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侧重。对平庸官员而言,他们胸无大志,穷于应酬,无暇也无意学习,不懂也不信抽象学理,所以对抽象学理一般都敬而远之或一笑置之,而对无抽象学理支撑却迎合自己意图的具体建议往往拼命点头或赞不绝口。但无抽象学理支撑或背离抽象学理的具体建议只会昙花一现,既经不起历史的长期检验,也经不起清醒的“旁观者”的理性评判,有时甚至还会起到饮鸩止渴的作用,给未来的社会进步和人类发展埋下可怕的炸弹。对学者和现状而言,抽象学理比具体建议往往更重要也更需要提倡。因为真正的学者是社会的良知,要以社会为己任和以真理为追求,要用抽象学理深入思考重大战略问题,要提有抽象学理支撑的具体建议,要为社会留点永恒或长久的东西。而现状是在经济建设取得很大成就的同时,社会风气浮躁,实用主义盛行,学理和真理有时只是空洞口号和幌子,权力和资本成为竞相追逐目标和屈从对象,多数人都更注重具体建议、策略技巧、迎合世俗、就事论事、个人价值、眼前利益、经济政治表层和科学技术低层,而相对忽视抽象学理、战略智慧、求真较真、融会贯通、历史责任、远大理想、社会文化深层和哲学信仰高层。

当然,在目前形势下,我们不能苛求所有学者和官员都能做到既恪守抽象学理又提出具体建议,或者提出的具体建议都有抽象学理支撑。我们只能期望有些参政建言的学者和学者型官员能保持清醒头脑,善于独立思考,在提具体建议时恪守一点抽象学理。从实际情况看,应该说大部分参政建言的学者和学者型官员未辜负社会的期望。但也有些参政建言的学者对权力和资本的依附性太强,往往放弃抽象学理、实事求是、战略思考、批判精神、历史使命和时代责任,只是围绕身边小事、经济利益、角色需要和领导意志等,避重就轻地建言献策或毫无主见地做规定动作,总是满足于无抽象学理支撑或背离抽象学理的“具体建议无一不对”的领导肯定、动作规范或废话正确的肤浅表演中;不少学者型官员尸位素餐,享乐至上,满口大话空话,得意忘忧忘思,“政客化”转型很快,根本不顾重大战略问题的抽象学理,也根本不顾人心所向和大势所趋,整日陶醉于干下级官员具体工作和出席各种礼仪活动的事务性忙碌中,毫无战略智慧、深刻思想、高瞻远瞩、全局观念、求真意识、担当精神、远大抱负和学者本色。

所以最近中国社会在极力呼唤目前稀缺的“战略知识分子”、“战略思想家”和“战略领导干部”,其共性是具有前瞻性、创新性、全球眼光、战略智慧、深刻洞察力和国际影响力,盼望他们能真正“实事求是,解放思想,与时俱进”,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能“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盼望他们能抢抓紧抓稍纵即逝的“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能挺身而出,勇于担当,“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深化和完善很多经常高喊的正确战略口号,并将其变为卓有成效的扎实战略行动。

当前许多重大战略问题是属于深层次高层次长时段的,是需要抽象学理和战略智慧加以解决的。例如,为什么上世纪中国的三次伟大革命迅速带来了政权变化或经济繁荣,而随后中国社会的全面现代化和中国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却步履艰难缓慢?为什么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身上出现了急功近利、口是心非、言行不符、弄虚作假、道德滑坡和精神危机,如何才能真正有效提高我们的国民素质?对于这类重大战略问题,我们不仅要从经济或政治的表层去思考、研究和解决,还要从社会或文化的深层去思考、研究和解决;不仅要从科学或技术的低层去思考、研究和解决,还要从哲学或信仰的高层去思考、研究和解决;不仅要运用和体现我们策略上的小眼光小思考小聪明小目标,还要运用和体现我们战略上的大视野大思路大智慧大理想;不仅需要机不可失和时不再来的紧迫意识,还需要长期不懈努力和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

不仅许多重大战略问题都与人的问题有关,而且最重大的战略问题就是人的问题。因为人的全面自由发展至关重要,人的自身认识反省永无止境,而人的自身弱点失误最难克服,有时也最可怕。从人的角度着眼,除了前已述及的中国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和某些中国人的精神危机外,我认为还有三方面的抽象学理发人深省:一是任何个人都不能自高自大。一个人在世只有百年,其生命和能力非常有限,而客观世界相对无限,每人都在用非常有限的生命和能力,认识和探索相对无限的客观世界,所以每人都应自强不息,只争朝夕,善于学习,博采众长,千万不能自高自大。二是当代人不能自私自利。“以人为本”的“人”也包括后代人,所以我们当代人不仅应对当前和自身负责,还应对未来和子孙负责,千万不能为了眼前私利而罔顾事实和常识,不能折腾和倒退到旧的体制机制,不能对重大改革创新缺乏信心而一再贻误改革创新良机,不能大肆破坏已很脆弱的生态环境,不能任意挥霍祖先留下应由我们与后代人共享的资源和利益,不能将恶劣环境、重大难题、更大障碍甚至可怕炸弹留给后代人,不能只求眼前风平浪静、莫管后世洪水滔天。三是人类不能自以为是。人类至今才几百万年,而包括宇宙在内的大自然至今已几百亿年,人类只是大自然非常渺小的部分,所以非常幼稚和渺小的人类在研究和解释浩瀚无垠的大自然时,应保持一点敬畏和谦谨,千万不能自以为是或出现主体性狂妄。人类对大自然既不可无所作为,也不可过度作为;对无法解释的大自然现象可姑且存疑,不可轻易定论。

围绕以上有关人的问题的多方面抽象学理,目前尽管见仁见智,莫衷一是,但如果我们高度重视,加强整合,长久而深刻思考,理智而深度交锋,齐心协力在人心所向和大势所趋的基础上,提些能经得起历史长期检验和“旁观者”理性评判的具体建议,而不是给未来社会进步和人类发展埋下可怕炸弹的具体建议,则不仅会避免或减少本文开头所提胡适的“抽象学理无一不对”而“具体建议无一不错”的完全背离,而且会有助于我们换个角度分析和解决当前比较迫切的某些重大战略问题,也会有助于我们换个角度思考和明确当前我们最应该做什么和最不应该做什么。

 

编辑:知秋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